焦点名家
点击查看
王金如 大观艺术网 大观网
点击查看
申大伟 大观艺术网 大观网
点击查看
白一博 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刘瑜.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杜中信.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赵熊.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周红艺.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张红春.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于雷 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艺术大观
点击查看
阿愚.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刘志平.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吴振锋.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马西平.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刘青.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王皓.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齐军喜.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大观艺术网.杨惠珺
点击查看
石明彦.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大观艺术网.李红春
点击查看
大观艺术网.贾小琳
联系方式
大观艺术网
TEL:18149439577
电话:18149439577 029-83505619
QQ:1137224566
E-MAIL:1137224566@qq.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互助路6号
联系人:于先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名家访谈
紫陂散人——王林奎
发布时间:2012-08-28 点击次数:2253 所属栏目:名家访谈 信息来源:大观艺术网
此去长安,意外见到一个人——紫陂散人王林奎,一个笃信佛教、执着于艺术事业的西部游子。
      见到散人是在欣欣斋,听说紫陂在百忙之中特意来见我,内心一阵激动,友人缘我而来,激动的同时不乏惊喜,身在异地能结交到彼此相赏的朋友,是人生之幸事!
      散人和助手走进欣欣斋,我最先看到的是他满脸真诚的笑意和他背负的大大行囊,似乎刚旅行回来。落座之后,才注意到散人穿了一件盘扣的乳白色中式上衣,一条米白色麻布裤子,松松散散的装束真如他的名字一般,他说他喜欢舒服的传统中式服装,我个人也是偏爱带有中国元素的传统衣饰,于是对散人陡然多了一份亲切感。散人的到来让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他一头长发自然地拢在脑后,用彩色的细皮筋随意扎了一条小辫子,他得意的转过头,给我看皮筋上彩色的饰品:“这发卡是我自己挑选的。”我喜欢散人的小辫子和彩色的皮筋以及发饰,更喜欢他自信而略带俏皮的言语与笑容,那种自然流淌的神情像一个纯真的孩子。
      彩色的头绳和发卡,不仅仅是一种头饰,更是一种生活态度的选择,在浮躁的今天,在西北的太阳和风沙里,有几个人能依然保留着紫陂散人心中那样的美丽色彩?又有几人能依然葆有紫陂脸上那种孩子般纯真的笑容?!
      散人对艺术的执着与追求,也是他的“游 ”之所在。几年前,散人和最要好的朋友,在西北的沙漠里徒步穿行二十多天写生,感受大漠的风烟,最艰难的时候,渴了,只能喝牧民窖存的雨水。此次见面,紫陂散人刚从敦煌回来,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去敦煌,敦煌艺术像永不枯竭的浓浓汁液,滋养着他一颗虔诚的向佛之心,也滋养着他的艺术。
      他的脖子上戴着一个小核桃大小的美丽珠子,一根朴素的咖啡色绳子系着,是一位西藏活佛送给他的心爱之物,他从不离身。紫陂散人的虔诚之心,外化成他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他的人物画中,衣饰衣纹,颇具佛教造像的韵味,这当然也不乏敦煌艺术给他的启发。他的清供小品画,简约简单,红果子,应该是天竹果吧?二三枚,随意的茶壶茶碗……扑面而来一股禅意,这当然是他在佛教上的修为所致。紫陂散人有时颇有济公活佛的风采,正走在街上呢,冷不丁扯开嗓子就开始唱,光唱还不够,手舞足蹈,无视行人的围观,其实几年前在西北沙漠徒步时,他就经常这样在旷野里吟唱,只是那时不为人知罢了。他自由自在的吟唱,虽然称不上是怪异,却也是超出了一般人,甚至在被围观时,他依然快乐的歌唱。他的内心,其实就如孩子般透明。
      这种吟唱也许就是古人所说的长言吧?紫陂的潇洒自由之心,正诠释了《诗·大序》之说:“情动于中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散人不仅只会在大街上、在旷野里“疯唱”,他竟然会吟诵古乐府,一首《幽兰操》吟诵的我们嗅到了兰花的清香。令人惊叹的是他的吟咏竟然达到了到了声中无字的境界——字都被融化在古朴的腔调里了。可惜条件所限,没能亲身感受紫陂散人一面鼓琴一面吟咏,也算是留待以后还要再见面的一个理由吧,缘分长着呢。
      紫陂散人爱兰,所以他写兰。时值盛夏,他从行囊里掏出一把折扇,徐徐扇动,扇子上一丛幽兰刚画上去不久,和着《幽兰操》的节律,在行吟的“癫狂”里面,深藏着紫陂散人的操守,那是一份深谷幽兰般的绝尘。
      兰花莹洁素雅,兰叶修长绰约,兰香幽远醇正。孔子在流离归鲁的途中看见山中的兰蕙,心生感慨:“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以穷困而变节。”喻兰明德,比喻在困境中仍然孜孜不倦于道德修养的谦谦君子,鼓一曲《幽兰操》,并言“兰为王者香”。到屈原,不仅亲手种植兰蕙,且“纫秋兰以为佩”,所以,兰很容易让人想起屈原《楚辞》中高风亮节的君子,在千年的时光流转中,中国文人写兰一般都暗含这种隐喻,文人雅士从来没有偏离过兰这一主题。
 紫陂散人写兰,秀丽不失淳朴,出尘的花姿既韵致又优雅,他笔下的紫兰妩媚婉约,风姿绰约;红兰“若素练经茜,玉颜半酡”,色泽鲜艳却不失古雅;绿兰轻柔窈窕,淡淡的如素颜西施,不染纤尘。紫陂兰蕙不但写出了兰之含蓄典雅的姿容,让人似乎闻到沁人心脾的幽香,宛然郑所南“未到画前开鼻孔,满天浮动古馨香。”
      兰叶淡柔而轻盈,飘逸优雅,顾盼有情,明代诗人张羽有“看叶胜看花”的说法。自古就有喜气写兰的雅言,兰叶的优美弧线,同样是紫陂散人心情愉快的舒缓意态,他写出了兰叶如幽兰操音乐节奏般的美,兰叶随风舞蹈的姿态美,虽然着墨不多,但是也颇显兰之葳蕤。在兰叶的曲与直中疏密有致,劲拔弯垂也罢,秀逸飘举也罢,诠释了飘逸自然的人生哲理。墨香四溢,兰香四溢,兰叶兰花缠绵悱恻,交融在画面的“空白”里,整个画面不乏庄子般的简淡幽微,超旷空灵;兰花的孤挺秀雅与兰叶的流畅律动形成音乐一般的节奏,不禁让人想起明月箫声。
      散人写的一手好书法,书法的笔意正好具备了兰叶的柔中带刚的柔韧个性。有的叶子如书法飞白,有的笔墨纷披,不管凤眼还是螳螂肚,信笔写来自然真意。墨中无滞,下笔无疑,笔墨点线无论是浅淡滋润,还是老辣飞白,不仅勾勒出兰蕙的姿态意趣,而且演绎了一种风度宽缓雅静的生命节奏。
      以书法入兰,以笔墨入兰,都不及以人品入兰。紫陂的兰蕙,幽香清雅,幽姿清影,潇洒舒放,闲放逸淡,却也不乏生意盎然,我们在画面氤氲的幽香中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兰生幽谷的的气清、色清、姿清、韵清,也是紫陂写兰的艺术境界,更是他的生命情调——素淡绵长的的清雅之气令人心旷神怡——紫陂的人格个性融化在兰蕙的意境里,画家是深深与自然默契的,画面中潜隐着一层深深的静寂,最自由的深心自我,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的直接体现。一花一世界,这是一个圆满自足的世界,有情有趣。
      紫陂散人在艺术之路上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游子,他虔诚向佛,在不断的实践中形成了自己所特有的风格,尤其是几次去敦煌的经历,书法史上有“书不入晋,徒成下品”之说,敦煌,尤其是魏晋的摩崖石窟壁画和造像,在他的艺术上也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紫陂散人禅画中的高僧,衣纹流畅而虚松,几乎全从敦煌佛教造像中来。包括他写兰叶,都得益于敦煌艺术的给他的滋养,笔墨落纸既秀气,又有骨力。高僧们虚松的衣纹线条似乎在流动一般,形成和谐的线的韵律,散人笔下的高僧就融化在线的旋律里。
      清风、白云、林木,在空灵的旷野、山顶,高僧们从容淡定,有着闲云野鹤之态,他们或者在品饮清茶,或者在目送云卷云舒,或者看眼前花开花落、鸢飞鱼跃……“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画面如此静谧,如此空灵,而一切又都在流动中,没有粘滞,送给观者一份岭上多白云的怡然之趣。长空无际,高僧在山中习静,这是在扰攘的尘世中很难做到的,静不仅仅是一种气质,更是一种修养。画中高僧的出尘幽淡静寂,非一般人所能及,这或许是因为紫陂散人自三岁就皈依三宝有关,追根究底,艺术作品的出尘缘于艺术家的出尘。
      观照这些禅画,内心充盈了一种安定感,从容感,也许这就是禅定的境界,无心于万物,而万物自在兴起,越看越觉得心境平和,在深心的平和中,我们似乎也与天地同在了,与行云一样自在悠游。
      紫陂散人的画中是有音乐的。享受散人兰蕙的幽香时,总是在无意中沉浸到夜色里,有明月,有轻薄的流云,月亮忽隐忽现……何处隐约有佳人在吹箫,柔情似水,起人幽思……而他的禅画呢,那些清供小品,那些高僧,抑或梅花,画中似乎总有古琴曲在流淌……紫陂散人的艺术,是需要品的,越品越觉其滋味醇厚深长,超逸有致。
      王林奎,他以一颗恬淡自然之心,诠释着“兰之猗猗,扬扬其香”,执着地游走于艺术之旅,无怨无悔。<文/木心>  大观艺术网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大观艺术网  陕ICP备12008133号-1